| | | 百度

AI骚扰电话,没有泄露就没有伤害

2019-10-15 14:57 钱江晚报
百度   摆脱财政卖地依赖  对本轮土地市场遇冷,地方政府决不能再以救市为名“放水”托起地价,而应从病根入手,克服“土地财政依赖症”。

  AI骚扰电话,没有泄露就没有伤害

  每天800到1000通电话,根据对方不同回应给出最佳应答,全程保持礼貌友好,没有任何负面情绪……这样一群任何企业都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推销人员,意外被AI技术实现了。

  据北京晚报报道,一种声音逼真且甜美,实际上是由AI电话机器人所拨出的推销电话,正以消费者难以察觉的高速,在各个领域取代着曾为公众所熟知的电话推销人员——保险、地产、教育、汽车、贷款……

  AI技术在电话推销行业的出现带来一个显著的变化是推销成本的大幅降低,原来人工环境下,需要养一大帮人,需要一大堆设备,现在几台机器就能完成同样的工作量,效率极大提高,骚扰公司摆脱了人工成本最大的制约。而另一个变化则是,原来人工有情绪的需求、有生理的极限,可是人工智能没有这些困扰,你叫它干多少它就能干多少、叫干多久就能干多久,不知疲倦,永远爱岗敬业。

  这样一种技术的出现对骚扰电话而言,是如虎添翼,但对消费者而言就是不折不扣的噩梦了。很显然,我们既没有这样的能力也没有这样的技术可以鉴别,我们有限的精力也不可能应对这么多骚扰电话的狂轰乱炸。怎么应对成了现实问题,摆脱成本制约人海战术的骚扰电话,还有什么可以制约它?当它不知疲倦地骚扰用户时,用户又该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大家都在用人工智能,骚扰电话公司在用,一些客服电话也在用,我们又如何将新技术的合法应用与违法应用区分开来?

  必须认识到的是,技术都是有两面性的,掌握在不同的人手里可能就有不同的结果,它可以是公共服务、个性化服务的载体,可是一旦被滥用就可能助纣为虐,给骚扰电话大行方便之门,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技术本身,而在于如何防止技术被滥用。

  我们也不必在新技术前自乱阵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普遍的规律看,监管总是滞后于新技术的发展的。电话的出现,催生出了电话推销行业,电话推销行业又催生出了骚扰电话行业;电话被挡住了,短信又成了重灾区;拦截技术完善了,骚扰电话又发明了虚拟号码等新办法,现在的人工智能也是一样。

  但不管怎么变,维护消费者利益的原则不变,监管的职责不变,多从这个角度看问题,心里自然就有更多的定力。新技术再怎么先进,它也是建立在信息泄露的基础上的,没有信息泄露,再厉害的骚扰技术也失去了用武之地,没有从各个地方各个行业流失出去的用户个人信息,人工智能又有什么办法锁定目标定点骚扰呢?所以,扎紧信息安全的篱笆就显得尤为重要。社会应该在加快信息安全立法、保护个人信息、抬高信息犯罪成本上面多想办法,通过这些办法,营造一个良好的法治环境,让幕后黑手有所顾虑,不敢为所欲为。否则监管就只能跟在新技术后头疲于应对,左支右绌。

  另一方面,骚扰公司可以用新技术行方便,但监管也完全可以据为己用。新技术有它的特长,当然也有它的软肋,在打出电话的同时数据也一同保留了下来,这给侦破监管工作带来了很多便利。只要肯打击愿意打击,就必定会增加违法者的违法成本,他们就不得不仔细掂量违法的后果。

  高路

责编:刘艳君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