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倍配资平台 在线配资资讯平台 徐州股票配资 湖南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公司 正规的股票配资 海南股票配资 湖州股票配资 大型配资公司 正规实盘平台 文商期货配资公司 桂林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泉州股票配资 嘉兴股票配资 赣州期货配资 东莞期货配资 濮阳股指期货配资 国际期货配资网 西安股指期货配资 在线配资平台 唐山股票配资 广州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合同 上海金赟股票配资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萧山股票配资 浙江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荣强 西安期货配资 杭州市期货配资 楚雄期货配资 沈阳期货配资 114配资平台 众德股票配资 宁夏期货配资 百度

养殖场里的制毒工厂 嫌疑人在网上找师傅学习制毒

2019-12-06 07:30 法制日报
百度   打呼噜不等于睡得香。

  循着一条涉毒线索,河北张家口警方历经5个月缜密侦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制造贩卖运输毒品案,刑事拘留11人,捣毁制毒窝点1个,缴获冰毒9.7公斤,缴获仿五四式手枪一支、子弹8发。

  《法制日报》记者从张家口市公安局获悉,该起案件中,制售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刘某刚在网络上找到制毒师傅学习制毒方法,逐渐掌握了制毒工艺,购买制毒设备及原材料,在一处养殖场内建起制毒工厂,并逐渐形成自己的制贩毒品网络。

  循线追踪发现制贩团伙

  屋内几人窃窃私语,屋外数名办案民警蹲守已经几个小时。凌晨3时,屋内一男子动身离开,在开门的一瞬间,办案民警破门而入,将室内吸食了毒品的刘某刚、韩某和程某楠抓获。刘某刚正是警方刚刚抓获的贩毒人员何某交代的“上线”。

  2018年3月,张家口市公安局桥东分局禁毒大队得到涉毒线索,该区一名年轻男子王某有贩毒嫌疑。经过5个月的缜密侦查,警方掌握了王某贩毒团伙的大概情况。

  2019-12-06,办案民警将王某、何某、梁某飞、刘某生等人抓获。其中,梁某飞是王某的上线,以贩养吸;刘某生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为了挣钱给梁某飞在上下家之间运输毒品;何某是梁某飞的上线,但这名27岁的女子却拒不交代贩毒事实。

  当办案民警向何某抛出有力证据后,何某心理防线崩溃,交代她在一处居民楼房间里还存有冰毒。侦查员随即在何某房间内起获冰毒810余克,一支仿五四式手枪、子弹8发。

  何某同时交代,其上线是一个叫刘某刚的男子,手枪和毒品都是他给的,且他有可能自己制毒。

  根据何某交代,警方抓获了刘某刚等人,但反侦查意识很强的这些人只承认吸毒事实,对制贩毒品的犯罪行为拒不交代,其住处也没有发现其他罪证。

  “把东西看好了,晚一点儿我过去拿。”

  “这个东西味儿太大,不敢放在家里,否则连觉也睡不着。”

  终于,民警在韩某的手机微信里看到其与岳某的上述对话,说完这段话,韩某发给岳某1000元钱。民警判断,韩某委托岳某看管的东西极可能就是毒品。

  2019-12-06上午,民警火速赶赴岳某家,此时岳某一直给韩某打手机却怎么也打不通,他浑然不知韩某早已被警方控制。而看到家附近来了许多陌生面孔的岳某,竟然主动报警救助。在警方面前,岳某很快交代出韩某交给他的东西。

  岳某的岳父母家房后一片菜地里生长着一棵枣树,枣树距离房子四五十米。在岳某的指认下,民警从树下挖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埋在距地面六七十厘米的地方,掩埋的地方用脚踩实,不易发现,黑色塑料袋里果然是毒品,经清点有冰毒8.8公斤。

  然而,岳某到案后只承认韩某把黑色塑料袋给他,但他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另一边,韩某和刘某刚也拒不交代,案件侦破一时陷入僵局。

  办案民警了解到,刘某刚和何某曾是男女朋友关系,而何某对刘某刚心有怨气。经过几番审讯,何某又供述了一条重要线索:刘某刚每隔两三天就去制毒工厂一次,但她并不知道制毒工厂在哪里。

  办案民警立即对刘某刚的行踪进行研判,发现他曾驾车行驶到张家口市赤城县大海陀乡一家红色大门的养殖场内。办案民警立即对当地所有养殖场逐个排查,最终在当地某村温某开办的养殖公司院内发现了刘某刚的制毒工厂,现场缴获制毒设备5套、制毒原料1.4吨。

  警方现场勘查发现,刘某刚的制毒工厂分为一个制毒车间和两间存放原材料的仓库,隐匿在养殖场西北角的制毒车间和原料库房,和养殖场的饲料仓房明显不同,存放毒品原料的库房散发着化学品的刺鼻味道。

  由于现场情况复杂,勘验难度较大,河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指派人员赶往该制毒窝点,连夜进行毒品采样和物证提取工作。

  得知警方已找到自己的制毒工厂,在充足的事实和大量证据面前,刘某刚再也无力狡辩,彻底交代了其犯罪事实。

  据了解,刘某刚是家中的独子,父亲开矿,家庭条件优越。初中毕业后,刘某刚参军入伍,因在部队表现好还入了党,多次获得先进,退伍后他进入当地一家钢铁公司下属分公司工作。然而,仅仅上班一年多后,刘某刚就因交友不慎染上毒瘾,此后多次因毒品犯罪被公安机关打击。

  染上毒品的刘某刚还喜欢上了赌博,经常在网上豪赌,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都输过,输了钱就想方设法去弄钱。后来,他父亲去世,家境大不如前,刘某刚开始琢磨挣钱的路子。

  为谋取巨额利益,2015年,刘某刚在网络上找到制毒师傅学习制毒方法,制毒师傅在网络上一步一步教授制毒工艺。为了逃避打击,制毒师傅每星期都要换一次联络方式,有时刘某刚学着学着,制毒师傅忽然销声匿迹了,他只能另找制毒师傅。

  一年多时间里,刘某刚前前后后跟好几个制毒师傅学习过制毒方法,也支付了四五十万元的“学费”,逐渐掌握了制毒工艺。之后,刘某刚购买制毒所需玻璃器皿等设备,又从不法人员手上买来制毒原材料,选择在温某的养殖公司内制作冰毒。

  温某的养殖场离市区200公里,刘某刚将制毒工厂选在这里,不易被人发现。而制毒过程中产生刺激气味,正好与养殖场的气味相混淆,可以掩人耳目。警方在周边调查发现,当地村民也曾闻到过呛人的气味,但大家都没有想到是有人在制毒。

  制毒工厂建好后,刘某刚每次在夜里12时开车到达,在制毒工厂干到凌晨五六点。刘某刚交代,他一个月出一批货,出了货挣到钱就去赌。

  经警方检验,刘某刚制作的冰毒纯度达到80%以上,且制毒技术十分先进。

  至于何某的手枪和子弹,是刘某刚于2018年7月交给她的。经警方检验,这把手枪具有杀伤力,贩毒人员用来防身和防范公安机关打击。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周宵鹏)

责编:刘艳君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